婆说网

娱乐娱乐
关注: 0贴子:1156 排名: 5 
0 回复贴,107 次查看
<返回列表

一位版画家的传奇│我的“黑白”人生(连载)27

庭州丹侠 发表于 2020-5-23 00:26:04
本帖最后由 庭州丹侠 于 2020-5-23 00:27 编辑

后来他落实了政策,调到了机关工作,我们又成了同事,见我总是很客气。八十年代中期,他看到《人民日报》上都发表了我的版画作品,还专门对我表示祝贺,并说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在新疆你找不到几个,尤其是艺术作品。还问我可有笔名?我说叫湘子(见1988年上海版《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辞典》)。他立即问是什么意思?我脱口说道:不就是湖南人的儿子呗。他笑道:恐怕没那么简单,你瞒不了我。自古以“子”自称的人都有仁人志士的含意,你看孔子、孟子、老子、荀子、墨子、还有庄子等等,不都是以“子”自称的吗?从我和你相处来看,我也认定你是个有理想的年轻人,好好努力吧。我只能笑答:你高看我了,我可没那么大的抱负。但心里暗自吃惊,看来这个老“右”肚子里知识还的确不少呢。

webwxgetmsgimg.jpg
公园一角(木刻) 熊俊林 作

还有一个人是反动党团骨干,家庭出身也不好,好像是地主或富农什么的,家里能供他上学,于是就在学校入了三青团,好像四五十岁了。为人木纳,鼻涕哈拉,拖鞋趿袜的,说话也有气无力结结巴巴。也不知是生就如此还是被整成这样。这也是个反动党团骨干?依年轻的我看,说他是个书呆子却胸无点墨,连话都说不出来。如果真是地主或富农,也一定是勤劳和节省的那种。说他是贫农你也不会怀疑。要说他的毛病,年轻的我看他就是倔点。每次他汇报自己近来有无反动活动时,我都觉得他怪可怜的,总是觉得一定是搞错了吧。当然我也曾怀疑自己年轻,眼睛不亮,分不清好人和坏人,不是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要不他怎么落到这般田地。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的结论也不是坏人,甚至他的一双儿女后来都很有出息。

更有甚者是以前的警卫,外号老工人,老光棍。一只眼睛有毛病,总是布满血丝,好像眼球也不会动,人也长得很可笑。为了找老婆,不知被人骗了多少钱,因为他工作早工资不低。要我说那才是个弱智或智障,根本就没人瞧得起他。但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根据公安部《清理阶级队伍怀疑线索三十条》有关特征,竟有人怀疑他的眼睛里装了照像机,有特务之嫌,于是就办他的学习班。不想他还很得意,竟认为自己终于成了个人物,可雪无人瞧得起之耻。学习班上,落实他的籍贯都困难。他说他是河南人,这当然不假,因为一口河南腔嘛。但县份却难落实。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主持人说:你中午再好好想想,下午继续交待。

webwxgetmsgimg (2).jpg
连队马号(速写) 熊俊林 作

下午问他,他说想起来了,是鄢陵扶沟人。有人问那可是两个县呀。他半晌无言,豆大的汗珠顺脸而下。有人提示他是不是两县交界处?没想到他竟说:“对,想起来了。是两县交界处,那里有个李庄”。就这样把籍贯落实了下来。在坐的贫下中农代表总算松了一口气。可后来听群众反映,他在中午到食堂打饭时就曾向人打听河南有些什么县。别人说:多得很,比如鄢陵呀、扶沟呀都是河南的嘛。原来他的籍贯是这样来的。继续有人提问:“你是怎么到新疆来的?”没想到沉思片刻的他突然下意识地立正挺胸,并庄重地答到:是国民党西北长官张治中保送他到新疆学院学习的。

不想他这句话竟如雷炸耳,语惊四坐。大家不禁面面相觑,果然是条大鱼。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呀!而我却疑惑不定,是真的吗?但还是在记录本上记下了他的交待,在那个年代,谁会把这样的事往自己身上揽呢,不等于给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吗?而且这可不仅仅是屎盆子,躲还躲不及呢。看来真是庙小神仙大,池浅王八多呀。平时他总在胸前插着支早己没水的钢笔,领工资却只是按手印,甚至订的报纸也常倒看半天不知所以然的李光棍城府不浅啊,大家不禁咋起了舌头。

224844wbeyyyrp1yr0r61r.jpg
《我的“黑白”人生》封面

“既然你能如实坦白,人民是会宽大你的。那你就不要罗嗦了,老实交待你的罪行吧。参加过反动党团没有?”有人声色俱厉地吼道!“参加过三青团”他回道。“担任过什么职务没有?”“团长”。三青团里也有团长?十八岁刚过的我虽然不懂,但从文革中看到的和听到的来看,我莫名其妙也从未听说过。他接着说道:“还担任了学生会主席,在此期间曾经贪污伙食费十五块大洋,给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说着作低头认罪状并弯腰不起。我差点笑出声来。心想,国民党的不义之财,你贪得越多越好,对敌人的仁慈才是对人民的犯罪呢。在大家觉得收获不小,挖出了隐藏很深的阶级敌人时,指导员却在会后告诉大家:“我看他的话不可信,我们既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还是组织几个同志根据他的挡案去外调一下再说。”经历战火考验的指导员是对的。

经调查,他是国民党炸花园口时黄泛区的孤儿,后来被接来新疆安置。当然那是一批人,也的确是张治中安排的。由于还小,便让他们在新疆学院呆着,也教他们识字学文化。有一次由于太饿了,有个食堂的人使他的坏说,如果你把这些辣子面揉到眼睛里去,就给你一个馍馍。他果然照做了,结果眼睛弄坏了,成了现在的样子。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勺子(傻子)。我更觉得天下可怜的人真还不少呢。哪座庙里都有几个屈死的鬼呀!事情终于大白于天下,他又嘻嘻哈哈地回到了班里。别人问他他就说,我说眼睛里没有照相机嘛,他们还不信。你看,没骗你们吧。

十几年后的某一天,我有事路过农一队,见他一人独自在锄林带,人也明显老了,便停下自行车问他还好吗,可有老婆孩子?他却笑呵呵地说,还想那些干啥。现在我老了,身体也很不好,连队也承包了,对我很照顾,让我锄锄林带,工资照发。明年就可退休了,我很知足。小熊,你有文化,心肠又好,要好好往前奔啊。我顿觉心酸不已,他哪里知道心肠好就注定会好吗,那时的我也正前程难卜啊。

224845gknhhhhhshxc8eqf.png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2001-2013 婆说网 www.poshuo.net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新ICP备16003591 Powered byDiscuz!X3.2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广告合作客服QQ:Comsenz Inc.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