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说网

娱乐娱乐
关注: 0贴子:1199 排名: 39 
0 回复贴,110 次查看
<返回列表

一位版画家的传奇│我的“黑白”人生(连载)64

庭州丹侠 发表于 2020-6-28 22:35:16
本帖最后由 庭州丹侠 于 2020-6-28 22:55 编辑

廿四 盛年更需自励 人间总有真情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按常规走路,安于现状的人,因为上苍赋予了我一颗不安份的心灵。同时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也不可能按照常规走路。1996年底,已过四十五岁的我又放弃了来之不易,甚至是令人向往的公务员身份和职务,在老领导的支持和帮助下到《回族文学》杂志社(事业单位)任美术编辑,这对不少人来讲又简直是匪夷所思。有人甚至说:这傢伙真能折腾。有的老同志甚至公然劝我不要走,留下同他们一起工作。但我意以决,我仍然要去开拓新视野,扩展新天地,我渴望着与艺术越来越接近的本职工作。也有老朋友还说:看来老熊真的不是要做官,而是要画画呀!

webwxgetmsgimg.jpg
一路"花儿″唱到家(木刻) 熊俊林 作

在《回族文学》杂志社的六年里,我又面临新的挑战。因为尽管我在1988年全国首次职称评定中,就已被破格评定为工艺美术师(中级职称),但在编辑工作上我仍是外行,好在我有一定的文学基础和文字能力,亦能心有灵犀一点通。前美编兰枝老师是位出色的国画家(那时的她已到文联工作),而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作为美术编辑的她与业余作者的我也曾有过一面之缘,她的插图内涵隽秀、落笔精练,给予了我深刻的启迪。而我由于长期从事黑白版画创作则习惯于大面积的黑白对比或钢笔画的表达形式。为此,我常征求她的意见。她告诫我说形式问题其实无所谓,主要还是要把文章多读几遍好,力求在与文章互补的同时多给读者一点想像的空间,可不要搞成了图解。就像你的版画,幅面虽不大却能给欣赏者提供很多画外的东西一样。原来看似小小的一幅插图却也一样凝结着作者的呕心沥血啊。我要认真地向她学习,不断地缩短与她的距离。
其他的老文字编辑也同样各自有着自己独到的擅长,他们字字斟酌、惜版如金,对外行来讲甚至有吹毛求疵之感,有时甚至为一字一句争得面红耳赤,但你不能否认他们的敬业与求实。更有甚者,终日埋头于稿纸堆里,侧目于桌子两侧杂乱高叠的书籍,两耳不闻窗外事。每个人的个性随编辑专业而大不相同,听到走廊的脚步声你大致可断定是谁来了,而四十五、六的我则常用歌声吵醒这“编辑部的故事。”我的工作和生活有了新内容,同时我也深感只有生活和工作有了新的内容,人生才有意义。

在这段时间里,我执版四十余期,插图题字近百幅,完成了作为一名美术编辑的责任,同时还协助州文联做了大量行政工作。不久在文联主席有臣先生的大力举荐下,我又经过公务员考试、面试的程序回到公务员队伍,到州文联工作。记得面试时,面对着除主考官和文联主席比我年长外的众多比我年轻得多的考官们,年届五十的我对答如流,竟然博得大家的全体起立,鼓掌通过。直到我退休那年还怀揣着优秀公务员的年终评定而离开我的工作岗位,并获得了对“回族文学发展的突出贡献奖”。

webwxgetmsgimg (1).jpg
北塔山日记(木刻组画之一) 熊俊林 作

荀子《劝学》中说:“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人的知识是靠自己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呀。记得上六年级时,有位老师也曾对我们说过:金钱可以挣来,还可以偷来或抢来,当然更可以由含辛茹苦的父母留给你。但知识却不然,非得靠自己努力才能获得。言语很浅,可我却至今记在心里。记得太深了,成了“座右铭”,竟忘了自己仍生活在人间,衣食住行同自以为高贵与低微的人一样少不得,有时就难免弄得很窘迫。但我不悔我走过的崎岖的漫漫长路。我还要上下求索,还要去迎接新的人生挑战。

去年四月的某天,妻接到一个来自南方某城市的电话,电话的那一头说:“请问可是熊俊林的家吗?”妻说“是呀,你是.........”。对方竟高兴地说“我是屈小雁呀,你一定是郭振华了”。我看妻的神态原本惊讶,可不一会竟也很高兴地聊了起来。聊了一阵,妻说,我把电话给他,你们说说话吧。妻随即把电话给了我。

224844wbeyyyrp1yr0r61r.jpg
《我的“黑白”人生》封面

原来是四十多年前插队时,在夏收送水中,为我挡了一扁担的那位女知青屈小雁。她现在深圳为在科技大工作的儿子媳妇看孙子哩。前些日子,偶尔看到广州的报纸上有我的版画作品和人生介绍及照片,就无意中向孩子们说:“他也老了,这位画家她认识,并曾一起在新疆兵团插过队,接受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只上过半年初中,不容易呀。没想到孩子们惊讶之余还当了真,竟在编辑部打听到了你家的电话号码。今天上午孙子送到幼儿园后,我鼓足勇气打了这个电话,没想到还真的一接就通。我只想知道,你过得还好吗?”我半晌无语。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说“多少年来,那段下乡的日子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甚至永不褪色。我也常和妻说起我的无知与愧疚,但历史不会重来。如今我们都老了,要庆幸我们拥有的今天,要好好保重啊。”她说:“你也一样要好好保重,同时我也祝贺你拥有的今天”。说罢那头电话就挂了,再拨也无人接听。“五·一”前夕,妻打了电话过去问候,回答竟是:你拨的电话是空号。妻说:“看来,可能是她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你是幸福的,因为你总是有人牵挂。”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去看望姨妈和姨父,听说近八十岁的姨父正在竞争红军院的自我管理委员会主任一职,还在作演讲,都笑得乐不可支。

224845gknhhhhhshxc8eqf.png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2001-2013 婆说网 http://www.poshuo.net/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新ICP备16003591 Powered byDiscuz!X3.2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广告合作客服QQ:Comsenz Inc.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